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栏目导航
热门排行
您的位置:主页 > 星声星语 > 星声星语

炫色光感暖棕当道


发布日期:2021-12-09 15:12   来源:未知   阅读:

  喜欢变化、乐于接受新事物的时尚人士,往往喜欢从“头”开始改变自己的形象,他们希望根据季节和自己的心情去尝试不同风格的发型,以此展现自己的个性。

  随着炎热的夏季被清爽的秋季逐渐替代,发型的新季风也随着2007秋冬发型流行趋势的陆续发布,有了新的花样。无论是红棕、金棕还是浅棕,以棕色为主的颜色会在这个季节出尽风头;将简洁夸张的不羁造型融入发艺语言,这又是80年代叛逆风潮与现代气质的再次融合……让我们再一次领先感受2007秋冬发型流行解码。

  这一季的造型被耀眼的艺术光环充斥着,前卫大胆以及不规则的剪裁手法将叛逆的元素发挥得淋漓尽致。在主题为“炫色光惑”的秋冬发型设计中,将80年代中性风格的模特Teri Toye特有的冷酷与纽约时装设计师Stephen Sprouse 擅长的奢华感巧妙融合。

  “这一季的趋势预示着一种新的风格,是对耀眼光环映衬下的艺术、时尚、音乐的新兴融合,”沙宣全球创意总监Mark Hayes这样描述道,“长短反差明显的修剪法塑造出夸张的整体造型,在刘海的处理上运用了不连接技术使其轮廓更加分明。复杂的修剪技术和精致的发型结构,在荧光亮色突显下的流线型线条,成就了新兴一代不羁的情感渲泄和释放。”于是,当反叛风格将80年代与现代气质再次结合在一起,我们就看到了今季一种全新的充满幻魅的发型设计思路。

  凌乱主义:天使一般的橙色,稍许的零乱,使整个发型轻快又不失个性。这款简洁而富张力的发型,让酷炫的自我态度夹带着一丝坏坏的凌冽和颓废,四方交错的发丝,述说着年轻的叛逆和冲动。

  蓬松风暴:这款造型除了运用夸张的色彩搭配外,还将极富冲击力的空气立体造型与经典的盔式短发巧妙结合,刘海中的几何线条刚中带柔,完美充盈的形状与旋风般的张力是这款发型的特点。

  简约不羁:几何造型加上多变的韵律,长短反差明显的修剪法,经典BOB造型配合零乱不羁的中长发,不断冲击着潮流中那些浮华不实之风。

  早几年,国际T台就已经对东方元素敞开胸怀,时尚大牌纷纷将东方元素融入其设计产品与创作灵感中,一波波国际顶级时尚大牌上演的“中西合璧”盛典更是掀起了又一轮时尚的“东方魅影”狂潮。随着世界对东方、对中国文化的不断探寻和追求,东方元素已经不只是服饰、妆容等领域的渗透,发型界的东方魅力也在这个秋冬热烈燃烧。

  在由IDA赞助的“艺盟东方魅力发布”上,艺术团队就以传统中国文化和西方未来设计面貌相结合,重新演绎出中国流行风格:热能烫加冷烫,搭配三角几何线形剪裁,展现出东方女性媚惑、动感、野性的另一面;再配合极具中国特色的面谱、旗袍,东方人真正成为了发型时尚的主角。

  再细心看看今年的时尚T台,米兰时装周上的几款经典发型也是汲取了东方元素:平平的直刘海在性感中带有深色直发,非常适合表现东方人内敛中彰显个性的特点。适合中国人的偏红棕色也成为今年流行的大潮,偏红的棕色,让人神清气爽,更显精神和活力,确实非常适合肤色偏米色、铜色和暖棕色皮肤的东方人。

  至魅猫影:东方人十分讲究发质的弹性及健康感,这款卷发就运用最新的电发技术,电出来的发型线条饱满,表现出性感、神秘的东方女性美。

  东方魅力:这一主题发型的特点在于时尚经典的发式造型,将红色巧妙地运用在发型设计中,同时与中国味浓郁的妆容进行搭配,成为东方魅力的代表之作。

  在这个叛逆的时代,发型时尚当然少不了用大胆的色彩来诠释,此时发型师也玩起了绚丽奢华的色彩游戏,将那些似曾相识的造型演绎出全新的风貌。

  好的染发,可以让你看到色彩在发丝上的流动轨迹,并能清楚地表达造型的线条感,而不是一片死板。今季,在头发上做块、面染的技艺变得更加细腻,会根据剪发的手法度身定做,这就让许多想保留时尚感又不想让发型太过张扬的女人,找到了最好的突破点。同时,今季染发的技巧越来越高难度了,双色染发、多色挑染、几何块染等染发技巧,让发型师个个成了魔术师,巧妙变出缤纷多样的发色。比如Paul Mitchell提出“间隔式”的隐藏染发,当头发整个垂覆下来时也许看不到色彩,但使用造型品抓出立体感时,内层的发色就会鲜明地跳跃出来。

  温暖的染发色调依然是秋冬主流,而棕色就在其他颜色中脱颖而出。浑厚自然的棕色,会特别偏重带有未来感的冷、酷色调,以及稍加红的棕色调;古铜、金棕、浅棕、冷咖啡等也将大出风头。另外双色搭配和阳光分区的染色技法也会让染发生出更多实用而时尚的创意。

  月光双色:这是欧莱雅专业美发今年双色染发第二季的主题,月光双色的概念源于未来主义Space Look的想像。头发色彩方面,强调了重与轻的和谐搭配,浓郁巧克力色和明亮浅棕色互相映衬;月亮形状的分区技巧,将头发分出了两种不同的颜色,让头发颜色有了更多的流向和气息;同时,根据头发的长短、分区数量和长短也可如月亮的形状变化,或增或减。 (邓雪灵)